余永定:拿出更多支出以实现更大增长

2020-12-17 作者:804488.com   |   浏览(160)

  特约评论员/余永定

  发于2020.12.21总第977期《中国新闻周刊》

  消费增长是确定中国2020年整体经济表现的关键考察因素。虽然暂时无法获得第三季度的最终消费数据,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可以作为一个有用的替代指标。可惜情况并不是特别乐观:尽管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月度增长从8月开始已转为正数,但前十个月的总销售额同比依然下降了5.9%。  

  决定经济表现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资本形成。2020年前十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了1.8%。这一增长主要是由房地产投资带动的,但这类投资已展现出疲软迹象。而固定资产投资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制造业投资,前三个季度同比下降了6.5%。尽管该数字在上月有所回升,但仍处于负数区域。

  超出预期的领域则是出口。尽管尚无官方数据,但有充分理由推断,今年迄今为止的净出口增长可能已超过10%。然而净出口仅占GDP的1%多一点的份额,因此对总体增长的影响将较为有限。

  上述因素表明,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2%左右,明显快于面临收缩的其他主要经济体。但仍然面临严峻的挑战,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两个问题:就业质量和财政支出。

  今年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创造了超过1000万个新就业机会,超过了900万的官方原定目标。但经验表明,2.5%的GDP增长率并不足以创造900万个高质量就业机会。事实上,今年大规模就业增长很可能是以拉低劳动生产率为代价的。

  在财政方面中国需要增加支出。可以确认的是,财政部估计2020年中国的一般预算收入将达到21万亿元人民币左右,而预算赤字则为3.7万亿元人民币,约相当于GDP的3.6%。但这意味着假设2020年将实现约5.4%的名义增长,远远超过可能的3%(2%的年增长率加上相当于GDP的1%的通胀平减率)。因而要实现赤字相当于GDP的3.6%的目标,唯一的办法就是削减政府支出。

  中国政府在2020年前三季度就已将其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减少了1.9%。但这一降幅与6.4%的公共收入下跌相比还是太小。同时地方政府还在持续通过为投资项目融资而设立的地方政府基金去增加支出。

  地方政府通过发行本地专项债券来弥补赤字,今年被授权发行总额3.75万亿元人民币的此类债券。中央政府已经发行了计划中的3.76万亿元人民币政府债券以及总额1万亿元人民币的抗疫特别国债。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必须进一步遏制支出。相反,为了应对未来挑战,政府必须调高其赤字目标并在更具扩张性货币政策的支持下实施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

  这种做法对中国而言风险极小。中国的公共债务规模仅相当于GDP的52.6%,而且政府仍有大量空间去发行更多债券支持增长型基础设施投资。

  此外,中国的实际GDP增长率低于其潜在增长水平;10月份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仅为0.5%;而生产者价格指数自7月底以来一直处于负数区域。加上中国成功遏制了新冠疫情,因此没有理由担心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通胀激增或财政状况严重恶化。实际上,正如许多国家失败的紧缩政策所显示的那样,中国财政状况所面临的更大风险可能来自于不支出。

  当然,中国经济仍面临着深刻的结构性挑战,如果想在未来几年继续实现经济增长,政府就必须继续努力应对这些挑战。但这已经超出了宏观经济政策的讨论范围。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47期